七个西瓜籽

emmmm

解药

#雇佣兵奈布x贵族杰克
#ooc属于我
#请不要带上脑子看


奈布萨贝达看着薇拉手中的衣服略带怀疑地问:“我必须穿上吗,它看上去很容易被发现。”薇拉拿着手中的衣服在奈布身上比划。

“你若是想穿着你那件破旧的兜帽衫去,才是真的显眼。”原本耷拉在额前的刘海被人梳到了后面,露出了一对宝蓝色的眼睛。

“我真的不明白你为什么要把它遮住,这海一样的颜色简直是完美!”奈布低下头,冷漠地嘲讽道:“完美?我恨不得把它挖出来。雇佣兵最不应该拥有的,就是美貌。”

薇拉无奈地摇摇头,拿着各种瓶瓶罐罐往奈布脸上涂,看着对方的死鱼眼一阵可惜。

夜晚,漆黑的夜空衬得巨大的别墅灯火辉煌,无数的豪车朝这边驶来。一个个大腹便便的富豪互相谈笑,娇俏美丽的女人互相炫耀。金碧辉煌的大厅中却只能闻到腐烂的味道。

奈布皱了皱眉,搂着身旁的薇拉递上请柬。门口的仆人不出意外地让它们通过了,薇拉凑到奈布耳边“你们该怎么感谢我呢?”

奈布冷静地往前走着淡然道:“是你自己委托的任务。”薇拉笑了笑便不再说话,周围的人们却将目光都投向了他们。

好一对金童玉女!不少人在心中感叹。男的英俊帅气,那一对蓝宝石般的眼睛更是让人深陷其中。女的娇俏可爱,头上复杂的头花人明眼人惊叹不已,这位的作者,一般可不会把自己的作品赠予别人。

原本打着主意的一些人,此时也只是普通地上来问好,目光黏在他们身上不动。终于,今天的目标出现了——杰克!

英俊的面容使他的身边围了一群富家小姐,却没有一人敢前去打扰,只能看着他优雅地喝着红酒,不时冲着一位小姐一笑。

想要杀了他的人很多,却没有一个人成功。这也是他开膛手称呼的由来,每一个妄图刺杀他的人,最后都被开膛破肚地扔在路边,由于贵族的身份,更是没有警察敢逮捕他。

薇拉看着杰克不禁握紧了拳头,强忍着心头的怨恨,冷静地对奈布吩咐道:“现在还不是时候,等宴会结束时把他叫到房间再施行。”

奈布无所谓地看着杰克,反正无论如何这个人都得死。反而有些好奇,薇拉为什么要杀他?对此,薇拉只是冷冷地说:“他挡了太多人的路了。”

杰克婉言谢绝了一位小姐的相邀,转而坐在了一旁的沙发上看着这场盛宴。一对漂亮的蓝眼睛吸引了他的注意,心里有一丝念头流露出来,想要把它挖出来永远地珍藏。

随即甩了甩头,怀疑自己可能真的喝的太多了。一位美丽的小姐走了过来,“杰克?我能请你喝杯酒吗?”

杰克仔细一看,这不是最近合作的富商女儿吗?笑着答应道:“这么美丽的小姐请我喝酒是我的荣幸。”

对方递上了手中的红酒,脸上的笑也落落大方:“希望您会喜欢。”杰克虽然感觉不对但也明白,在这种地方,再怎么愚蠢也是不可能下手的。收起了怀疑把酒喝了下去。

宴会终于结束,奈布赶在杰克进房间前拉住对方:“先生,我有件事要对您说,您能不能跟我过来下?”杰克看着那双宝石般的蓝色眼睛,强压下内心的冲动。

“太晚了,要么你就进来说。”

奈布看着对方轻蔑的视线握紧了拳头,走进入了对方的房间。房间很整洁,简直找不出一丝杂乱,根本没有生活的痕迹。奈布强压下心底的一丝怀疑,手臂蹭了蹭藏在衣内的军刀,勉强有了一丝安全感。

“说吧,找我什么事?”杰克感到了一丝不对劲,室内的温度有一点高,面上也有了潮红。

奈布凑到了他的耳边,快速拿出军刀刺向杰克的胸膛“你要死了。”杰克堪堪地用手臂扛住了这一刺,鲜血从手臂上滴落,两人都不敢掉以轻心。

杰克偏头看向手臂上慢慢滑落的血珠,那般夺目的红,更加刺激了他的身体,他此刻反应过来了,刚才那杯酒里下的到底是什么东西。杰克恍惚了一阵,对面的人抓紧嫌隙又发起了一记攻势。

杰克虽然中了药,但多年来养成的敏锐反应,使他恍惚片刻,便极速回过神来,军刀早在刚才近身时便被抛在了地上,两人不得已空手相搏,又是一记手刀,方向仍是他的脖颈大动脉,巨大的杀意。
杰克一拳迎向手刀,奈布的手只感到一阵麻木,他抬眸看向了在他麻痹之际擒住他手腕的男人,明明薇拉告诉他这不过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鸡贵族,怎么会这样,明明…

杰克对上了那双呆滞的蓝眸,依旧是那样的清澈,那样的,想要让人珍藏……奈布很清楚一个道理,身为一个雇佣兵,任务失败的那一天,就是自己的死期,他缓缓闭上了蓝眸,抬起来脖颈,将脆弱也白嫩的动脉处迎向了那人

“我失败了,你动手吧”

杰克忽然停了下来,体内的热潮令他无法忽略。手温柔地抚上了那双眼睛,笑了笑,俯身凑近。

“正好,我差了一个解药……”








在期待什么?

车是不可能的,这辈子都不可能的。



卡bug有毒啊……@冰柠没有檬红茶 当事人感想如何?

一只耳x黑猫警长

#一辆小破车#
#重度ooc#
#拟人没尾巴#

如果以上都ok请食用


全文走链接

https://shimo.im/docs/U0SN22NZAmIqTo89


第一次发求小红心和小蓝手(≧∇≦)